TOP

走读钱江源洪加祥:《四海资身笔一支》(上)一个人的竹林
2016-09-12 10:53:31 来源:广电总台新闻 作者:d0321wclj6j 【 】 浏览:1304次 评论:0
 
 

 

七月流火,杭城被高温炙烤着,随着G20的步伐日渐逼近,原浙江日报首席记者洪加祥,受省委宣传部、杭州市委宣传部的邀请,主笔为G20峰会撰写报告文学。现在,他正以记者的身份,走进大街小巷,搜集素材,探访G20帷幕下的杭州百姓生活中的故事。

 洪加祥是开化人,1954年出生于华埠镇,他21岁离开家乡,辗转在浙西供电局、金华电业局工作。1972年开始进行文学创作,调任《金华日报》、《浙江日报》工作,曾经创作出了许多感人肺腑的文学作品,是当代最优秀的报告文学作家。

洪加祥的作品都立足于平民、立足于基层,人物鲜活,旗帜鲜明。这些文章从洪加祥的笔下一气呵成,饱含着作者的悲悯之心与知识分子的担当,观点独特新颖。原浙江省新闻研究所所长周荣新曾经这么评价他:“洪加祥是一个发现平民,能写平民独特生活,能抒发自己对生活的一种见解的一个平民记者。”

“我知道,你总是一队一队的/一队能从空气中飞来飞去的云/瘦削时,你是一滴泪/长胖后,你成一条河/埋在沙尘中间,你无法声响/润泽之后,化为一片苔绿”。

这是洪加祥的诗歌《水》的开篇节选,被集结在他的诗集《山林启示录》中。这本诗集,是洪加祥对家乡开化山水田园的诚挚献礼,就像一股清泉,注入每一位渴望回归淳朴的读者心中。洪加祥最早进入文坛,正是凭借他的诗歌与散文。他的文字激情澎湃,富有奇思异想,像一幅幅油画,在读者的面前铺陈开来。著明诗人艾青曾评价他为浙江文坛“黑马”。

三十多年前,这位在诗坛刚刚冉冉升起的新星,毅然告别诗坛,以他独特的视角和行文方式,成为了一名新闻记者。他大胆地将新闻报道与诗歌的遣词造句相结合,常令读者心灵感到震颤,不经意地直触灵魂深处。

1998年以来,洪加祥在浙江日报先后主持专栏《为民解忧》、《走近民工》和《洪记者当班》,其中《洪记者当班》持续了近十年,共有两百多期栏目,在省内外引起了强烈的反响。2005年8月,《浙江日报》召开洪加祥新闻作品研讨会。洪加祥成为《浙江日报》创刊以来,唯一获此殊荣的记者。

在做《洪记者当班》期间,洪加祥每年要接一万多个群众电话,即使心力憔悴,他也一一解答,有些问题难以解决的,就反应下去。而有些事情具有典型意义,他就亲自过问采访、解决。就这样,《洪记者当班》荣获第三届浙江十大新闻名专栏榜首。

1988年的《金华日报》上有一篇长篇报告文学名为《天上有个太阳,水中有个月亮》。一时间,金华五里亭张洪斌、楼小英两位老人不顾自身贫困,收养弃婴的故事传遍了街头巷尾,成为了当时感动中国的道德模范。此后,这篇报道由英国《泰晤士报》、美国《纽约时报》、日本《朝日新闻》纷纷转发。就这样,五里亭的故事不仅感动了中国,还感动了全世界。“五里亭”三个字成为了象征真善美的名词。这篇报告文学的作者,正是洪加祥。

洪加祥追踪五里亭的故事近三十年,在他的笔下,目不识丁的楼小英说出了“破烂都要捡,何况是人呢?”这样撼动人心之语。这一对靠捡破烂维生的夫妇一共捡了35名弃婴,在当时的大环境下,还背负着“黑户”的罪名。洪加祥发现了他们,走进了他们,报道了他们,并帮助了他们。

 

 

这是电影《芬妮的微笑》,讲述的是奥地利少女因为爱情,远渡重洋到中国生活了六十年的传奇故事。电影中的主人公芬妮的原型,是洪加祥长篇报告文学《嫁在中国》的采访对象瓦格纳。1991年5月,洪加祥踏入了东阳县湖沧村,开始对瓦格纳展开长达十多年的跟踪采访。1992年,洪加祥把瓦格纳的故事以长篇通讯的方式发表在《钱江晚报》上,他的笔力细腻而充满诗意,把瓦格纳和她中国丈夫杜承荣的故事描绘地生动、真挚,一经付梓,感动全城。

 

经过洪加祥的锤炼,瓦格纳的故事仍在发酵,以她为主题的记录片、歌剧被陆续搬上银屏和舞台。这位白皮肤、蓝眼睛,却操着一口东阳口音的奥地利老太太,成为了中奥友好的使者,她的名字成了爱情忠贞的代名词。

“2013年6月的一天,衢江区湖南镇政府开放式围栏门外,一大群怒气冲冲的农民从四面八方涌来。‘我们祖祖辈辈养猪,凭什么现在不让养?!’‘不让养猪,我们要到镇里来吃饭!’”——节选报告文学《江南好,最好衢州水》

在洪加祥的报告文学《江南好,最好衢州水》中,这一幕剑拔弩张的群众事件成为了衢州市治理乌溪江行动的开局。五水共治是浙江省政府的重点工作,当时已经退休的洪加祥,也加入了新闻工作者的队伍,用笔来记录这一场意义深远的专项行动。

为了获得最真实的第一手资料,他采访了60多位群众,在他的笔下,有些人为了猪圈不被拆除而“围攻”镇政府食堂,有些人含着泪水把自己辛苦经营大半辈子的玻璃拉丝厂亲手拆除。在他的笔下,这些人物性格鲜明,说着平实的语言,却足以撼动人心。

 

几十年来,洪加祥的足迹遍布全国各地,他用一双媒体人独特的视角,发掘了一个个鲜活生动的案例。他是最早发现并报道义乌崇山村细菌战的记者,时至今日,还在继续跟踪国人赴东洋为民情愿的进展;他也是最早发现并报道西域歌王王洛宾的记者,这位从来不向人吐露心扉的传奇老人在洪加祥的笔下侃侃而谈。他写下了江浙地区独有的高拔船上最后的娼妓——高拔姝的命运,为中国九姓渔民的历史填补了真实的历史素材。这些故事,都被洪加祥用脚寻访,用心聆听,用笔记录,用真心感动世人。

2006年,洪加祥在开通他的个人博客时的博文中写道:“古有竹林七贤,今剩一个人的竹林”。他以竹林七贤的高洁不群以自喻,坚守着知识分子悲悯和记者的担当,挥洒着古代士人“士不可以不弘毅,任重而道远”的精神世界。他挥洒着开化人独特的山林气息,别具一格、隽永清新。在茫茫红尘中,他双目炯炯,清醒自省。以笔为证、以文为心。

 

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:
Tags: 责任编辑:fwt200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分享到QQ空间
分享到: 
上一篇走读钱江源洪加祥:《四海资身笔.. 下一篇魅力桐乡:奇妙食虫植物园

评论

帐  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 证 码:
表  情:
内  容: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

广告位